赖赖赖赖床

【喻黄】冰中城04

喻文州出门前给船行留下了句轻飘飘的“晚饭才回来”,身后跟着欢天喜地的黄少天。

喻文州总是很忙,外出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小卢做的。跟黄少天走在一起感觉很奇妙,也不是对街道感到陌生,而是对于“跟黄少天一起出门”感到新奇。

离救回黄少天也过了大半个月了,黄少天跟大家都已经混熟,这人就是有种天然的想让人与之亲近的能力。活泼,阳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相比于天天跟黄少天出门的卢瀚文,一开始是黄少天最亲近的喻文州反而有点生疏了。

也不怪喻文州太过的冷漠,毕竟一整个船行在那里,工作繁多,能和黄少天相处的时间就少了。能交流的也就在吃饭的时候还有睡前道一声晚安。有的时候忙起来,吃饭的时候也见不到人,喻文州回来时黄少天也已经睡了。

自从那日的失态之后,喻文州很认真的分析了自己的行为。他是一个理性的人,没有精准的计算十成的把握是不会轻易做下决定的。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感情,但是黄少天呢?他怎么想?他又会怎么做?

这些不确定因素让喻文州没有把握,如此没头没脑的感情,毫无根据的凭空出现,开始扎根生长起来。

喻文州需要观察,他要观察黄少天对自己的态度,好让自己分析能有多少的把握。而一起出门就是个很好的机会。喻文州点头答应了黄少天,黄少天开心的回去整理购物清单,丝毫没有发现喻文州的那些心思。

这是两人为数不多的独处。黄少天感到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这紧张从何而来,喻文州是个随和的人,但黄少天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那些不正经给收敛了起来。他还是那么的聒噪,叽叽喳喳的有说不完的话,也不管喻文州对这一片有多熟,黄少天还是迫切地把这几日跟卢瀚文一起出门的所见所闻翻出来给喻文州听。像是要补全两人这些日子的空缺一般。

集市上热闹而繁荣,小贩们争相地叫卖着。人也多了起来,黄少天不安分的窜来窜去,突然从喻文州身边消失,又突然出现,带回了各种小吃。

“文州你尝尝这个虾饺超好吃的还有这个焖萝卜还有这个糖炒栗子……”

为了方便行走,很多小吃都做成了串串的样子,有些黄少天已经啃了一口的,喻文州也毫不嫌弃的吃了。黄少天又递过来一小块鸡排,喻文州张嘴接住,一口下去肉汁和香味从嘴中炸裂开来,连心情都雀跃了起来。

他偏头看着大快朵颐的黄少天,看着他染上满足的喜悦的眉眼。心底里漫上了丝丝缕缕的酸,像汽水里的气泡。悠悠地冒上来,“啵”的一声炸开。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丢掉了竹签,还在裤子上擦了把手,不由得失笑。然后放任了自己的感情,牵起了黄少天的手。

“人太多了,小心走散。”对着黄少天疑惑的目光,喻文州严肃地解释道。


(最近在看孤独的美食家,天天被报社)
(女神退圈了,颓废)

【喻黄】冰中城03

黄少天还在看着远方,目光深沉。卢瀚文有点不开心了,好心分你糖吃你还不领情,不爱吃就还回来呀,好气哦。

快要迎风变成石像的黄少天动了动,开口了“小卢你看看这海,有没有种想要跳进去的感觉?”

卢瀚文吓了一跳,感情这人是要轻生??我水果糖不要了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要吓人好不好!?这种成长环境真的对未成年很不利啊,分分钟心灵扭曲有没有!

卢瀚文酝酿着话语,想跟黄少天表达下现实生活的美好,城里的美食有多么诱人,虽然他失忆了但是他还有喻文州一堆人陪着他,生命诚可贵不要轻生啊……还没等卢瀚文组织好语言,黄少天又讲了起来“哎小卢文州真的那么喜欢那个黑珍珠吗?我改天去海里给他找个更大的他一定会很高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所以你到底想指望这种人能有多深沉?!卢瀚文自暴自弃地想,觉得自己刚刚简直是浪费表情。

“行了我们回去吧,这个时间该开饭了。”卢瀚文没好气地说,掉头走人。

黄少天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一眼海,跟上。

然后两人开始讨论起了中午吃的肉丸,“哎呀小卢今晚还有没有中午吃的那个肉丸啊,配上土豆泥和樱桃酱简直太好吃了!还有那个香肠!还有还有那个猪肘!”“你懂什么阿姨做的烤全鸡才叫真绝色!你还没吃过吧!哼那个味道!羡慕死你!”

晚饭的黄少天如愿以偿的吃到了肉丸和那个传说中羡慕死你的烤鸡,人生圆满。

“少天,要多吃蔬菜。”喻文州夹了块青椒给他。黄少天感觉到了委屈,露出了便秘的表情,小声嘀咕道“还好不是秋葵……”

“什么?”喻文州疑惑道。“没!没什么!我说这青椒味道好特别简直散发着肉的芳香根本不输于肉丸哪位大厨做的我要见见他……”黄少天欲盖弥彰的说起了垃圾话,“我从来没见过厨艺这么好的咳咳咳……”一边吃一边讲话的后果是黄少天被自己呛得飙泪。他还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来挽回下颜面,结果一直停不下来,脸憋得通红。

“慢点慢点,这么着急做什么。”喻文州伸手轻轻拍着黄少天的背,给他顺气。渐渐地手从后颈向尾椎骨抚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喻文州轻轻地咳了一声掩饰。

黄少天气息逐渐平静了下来,然而脸还是红扑扑的,眼里还带着泪水,感觉非常的可爱。^_^

又是几日后,黄少天已经跟船行里的大家混的很熟了,处理文件的能力很高,学的非常的快,帮喻文州分担了不少工作。

工作骤然减少的喻文州正对着整洁的桌面发呆,刚刚最后一摞文件已经被卢瀚文拿去给郑轩他们了。突然闲下来的喻文州不知道该干嘛。

这时,门边冒出了个毛茸茸的脑袋,黄少天探头进来问道,“听郑轩说你干完活了文州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买东西?小卢说他要码头那边卖的水果糖徐景熙说新到了一批药刚好可以帮他取一下,还有之前去的那家面包店新烤的蛋挞快要出炉了我这时间算的很清楚的文州你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卡文了orz最近挺混乱的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希望不要写成流水账吧quq等我期末火葬场过了大概是要大修)
(这一章依然没什么剧情发展)

【喻黄】冰中城02

喻黄 冰中城02

*主cp喻黄,不拆
*小学生文笔,ooc
*后续可能会有其他cp出场,会注明
*架空
*水平有限不足之处欢迎指出
*不定期更新

“喻文州你没有人性你看看我这个强烈谴责的目光唔唔唔……”少天一边吃着一边口齿不清地表达着愤怒。喻文州就是个大尾巴狼!他愤愤地想着。说好的随便我怎么吃,结果徐景熙一句“这两天肠胃还很虚弱只能吃流食”就让食谱变成了白粥白粥白粥,连份榨菜都没有!过分,还有没有人权了!这般想着又从小卢面前夹走了最后一个肉丸。卢瀚文见状急得跳了起来,“这个是我留着打算最后吃的你还我!!!”“怎么这丸子写你名字了吗我咋没看见小卢你要懂得抓住机会机会一旦错过就没有啦!比如这个肉丸。”黄少天得意的将丸子放进嘴里。

“少天……慢点吃,还有很多。”喻文州对着一大一小两个活宝,感受到了无奈。

喝了两天白粥的黄少天终于可以放肆地吃肉,简直要停不下来。在这两天里黄卢两人迅速地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公寓里的聒噪指数直线上升。黄少天还想方设法地让卢瀚文顶住来自队长的威压给自己带些牛肉干火腿肠什么的。有几次被喻文州抓住了,有几次喻文州装作没看见。要知道,面对黄少天这样子的目光,实在很难去拒绝他什么。

黄少天狼吞虎咽着,“不行等会还得跟你去船行,我还没见过海呢,你的办公室是在海边吧?”

喻文州一直跟着师傅工作,由于师傅没有子嗣,所以当师傅在一次航海中遭遇风暴失踪后,喻文州理所当然的接管了这个船行。在当地来说,也算是有钱人了。

在救回黄少天后,他们就回到了城中的公寓,离海岸较远。若有若无的咸腥味像是在撩拨黄少天,蠢蠢欲动。还记得喻文州问过,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还会记得自己没见过海。黄少天假模假样地思考了下,回道“反正我就是没见过就对了”。简直无理取闹。

为了照顾黄少天,这段时间的工作都是在城里进行的,需要派人去将文件从码头运过来,对于人员的调派也是非常的不便。所以现在看黄少天已经生龙活虎了起来,喻文州也该回码头工作了。只不过身后多了个活力无限的小尾巴。

小尾巴对码头的一切都非常好奇,像是什么都没见过一样,到处瞅瞅摸摸。卢瀚文自觉找到了工作,带着黄少天把船行走了个遍。

“哇小卢这个是什么?水晶头骨??真货吗??”黄少天围着头骨转了两圈,又看向了旁边的黑珍珠“这么大颗的珍珠!哇小卢你看这珍珠刚好可以塞进头骨的嘴里哎!”心很大的黄少天组装了起来。

“放开放开!这个珍珠喻队非常宝贝的,说是师傅留下来的东西!你别乱动!”卢瀚文护住了珍珠。于是黄少天的目光转向了其他藏品。

被黄少天的聒噪弄得生无可恋的宋晓悄悄地跑去问喻文州,“队长这人是怎么回事,新伙伴吗?前两天小卢捡回来那个?我们蓝雨船行的人都那么喜欢捡人回来吗……”

旁边被无差别文字泡攻击得半死不活的郑轩接“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笑笑,不置可否,给了卢瀚文一些零钱“小卢跟少天去码头边走走吧,买点零食回来。”卢瀚文开心的领命跑远,带走了移动噪音源。

船行众人如释重负。

卢瀚文抱着新买回来的水果糖,跟黄少天走在码头边的礁石上。这是这个城市的最边缘,目光所及之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是世界的尽头。黄少天凝视深邃的大海,陷入了沉思。

卢瀚文抓了一把水果糖给黄少天,码头上船只往来贸易频繁,每天都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这个水果糖是卢瀚文的最爱,出现频率很飘忽,有时一个月就能见到卖的,有时大半年都没见着。所以当卢瀚文在集市上看到这个的时候,眼睛闪烁的光都要变成探照灯了。

而黄少天拿着糖,并不吃,还是定定的看着远方。

水天相接的那处,有些什么呢……


(文中背景部分参考十九世纪的欧洲远洋贸易bug应该挺多的,等我仔细查查资料,感觉还要大改。喻文州的工作大概就像是新基督山伯爵里开头给主角升职任命为船长的那个老爷爷。并不知道叫什么quq扎心了)
(突然发现lof可以修改个人资料了开心,暗搓搓改个名字(*/ω\*))

【喻黄】冰中城01


*主cp喻黄,不拆
*小学生文笔,ooc
*后续可能会有其他cp出场,会注明
*架空
*水平有限不足之处欢迎指出
*不定期更新

黄少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洒满阁楼的像蜜糖般的阳光。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冰雪和风暴还有滔天的海浪,但又好像没有。一切都像是被厚厚的布所罩住了,它就在那里,却看不真切。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黄少天冷静地想。——他失忆了。

黄少天坐起来,他睡得有点久,以至于起来时头有点发晕。他靠在床边缓了缓,打量起了周围。床边的桌子上放了杯水,还是温的。衣服干净清爽。他好好地躺在柔软的床铺中。看样子是被人救了。

——救他的人有什么目的?

也不怪黄少天把人想得那么坏,但毕竟是独自一人,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没有喝那杯水,身体也没有太过于虚弱,于是他拿着一个装饰用的花瓶当做武器,谨慎的下楼了。

在楼梯的转角,黄少天听见了纸张翻动的声音。

有人!

握着花瓶的手紧了紧。然后走过了转角。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并不怎么特别,是非常普通的样子,但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舒服的感觉。在看到他的第一眼,黄少天就松开了紧握的手。这是一种没有由来和根据,盲目的信任。他一定是个好人。

喻文州像是感受到了目光,整理好了报表,抬起头来。

“你醒了。”

黄少天点点头。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自己沙哑的声音给吓到了。

“等会我叫医生再过来给你看看,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说着喻文州倒了杯水给他。

黄少天乖巧的喝着水,不知怎么的,他在这人面前怂哒哒的。

“是小卢在码头检查货物的时候发现你的,当时你躺在岸边的沙滩上。把小卢吓坏了。”喻文州说着,又往黄少天的被子里舔了点水,“其实这种事情也挺常见的,毕竟现在是大航海时代,你们遇上风暴了吧?最近的海面不太平静。”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喝过水之后感觉舒服多了,于是他张口道,“应该是遇到了风暴吧,事情我都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自己叫黄少天。哎这里是哪?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喻文州,你好少天^_^”

“你好文州,哎我们才认识不久吧叫名字真的没问题吗不会太肉麻了??我倒是不介意啦我觉得叫文州挺好的我看你也没意见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吧!哦对了我现在有点饿你们这里有吃的没有?”恢复活力的黄少天话变多了起来,说到做后肚子还应景的叫了一下。

喻文州笑了,很轻很轻的一声,但是黄少天听见了,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喂你刚刚笑了是吧有什么好笑的我睡了这么就很饿很正常啊吃东西怎么了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你该不会不给我吃东西吧我告诉你这个是虐待……”黄少天还想继续说下去,被一个小孩给打断了。

“喻队喻队我把医生给找来了!”声音由远到近,像炮弹一般撞开了门,还顺带撞到了门边的茶几。茶几上的花瓶晃了晃,又被小孩眼疾手快的给扶了回去。

“小卢你慢点,徐景熙呢?”喻文州对这个小旋风苦笑着,完全没有办法。

“在后面呢,走的真慢……”卢瀚文往门外瞅了瞅,叫道“徐景熙你能不能快点!!!!”

“来了来了……”徐景熙提着箱子气喘吁吁地走进门。

“不用那么急,歇会再检查也行,我看少天挺正常的,也就是进行下基础检查以防万一。”喻文州说着又转过身对疑惑的黄少天解释道“刚刚你下楼的时候我就叫小卢去找医生了,等你检查完只要不违背医嘱,想怎么吃都行。”

此时的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为什么喻文州会强调“不违背医嘱”。

tbc.

我把文都删掉了,重写…翻了一次手稿简直ooc到哭出来